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uwenlei6780的博客

太空俱乐部

 
 
 

日志

 
 

引用 生命的冶炼--读野人诗歌(原创)  

2009-12-15 20:15:33|  分类: 太空文学理论类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士昀生命的冶炼--读野人诗歌(原创)

 

  一直喜欢轻松愉悦的文字,闲来从中获取一种无需深知便可达到的简单快乐。直到有一天,被一种瘦削骨感的文字所吸引,方觉那种停留在浅表的快乐是多么粗陋,相较于人生的命题是多么边缘。有人说,读野人的诗歌是一种受难,我倒觉得,读野人的诗歌是对生命的冶炼。每首诗都是诗人的一段心路、一次经历、一种体验,或许每个人的经历会不同,思考的方向和经纬各异,但对于生命的完满都不可或缺,何况野人是在用心奏琴,用诗歌唱,每一句诗行都象淬了冷火的皮鞭抽打着人的良知,学习思考也好,启蒙借鉴也罢,字字都是发自灵魂深处的主旋律。我读野人老师的作品,带着一种近乎于朝圣的心理,就象虔诚的教徒诵读圣经,不一定全部读懂其意,但总有一部分会与本体的生命履历相连,从而带来心灵的洗练和思想上的震撼与共鸣。

  纵观野人老师的诗歌,每一首似乎都是一个痛的符号,痛着风、痛着雨、痛着夜、痛着季节,没有比疼痛更能代表来自本能需求的一种生命体验了,也没有比疼痛更高贵的对于认知的情感回馈了,野人在一次次疼痛中体认世界,又从一次次疼痛的本源上还原着世界的美好,他用诗歌将自己一次次流放,雕刻着他人生一步步高贵的足迹。

 “ 寒光/象磨过的刀片/冷冷/剔着肉/骨在呻吟--野人《人生》”短短几句,已让读者痛不由已,一个见仁见智的大课题让诗人不足二十个字便裸现在读者眼前。并非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寒光剔肉的痛苦,但谁也不能回避一生中违心的转身,无耐的折回,不甘的放弃、无力的挽救,诗人用骨的呻吟透视了疼痛背后的人生形态。

 “雪扎脸/凄凄洗着思绪/疼化的时间里/紧绷斑驳/肆意/一片片/冻僵了人生/雪/一层层/纷扬着意象/单行的边沿/垂着一股股寒气/蹂碎了生灵/铺向终极/雪/歇在树枝上--野人《疼痛的冬天》”我感慨,野人就是野人,平凡的意象中总能创造出非凡的意境。在他的眼里,冬天是疼痛的,在别人还陶醉在大雪漫扬的浪漫中时,他已经站在了一个时空的高度开始了人生的终极思考。一个白色冷峭的世界,一条单向铺就的路,一幅宁静肃杀的冬雪图跃然在读者的眼前,而沉淀于心里的却是“单行的边沿/垂着一股股寒气”激发产生的对人生的热力和感动。诗人站在冰雪的寒冷中体味着冻僵的人生,人生为什么会被冻僵?那单行的边缘垂着的寒气如何蹂碎了心灵?与其说是冬天的疼痛,不如说是诗人的心在疼痛,他借景予情,让读者在冬天的雪中体味人情的冷暖,感悟真正的人生,“雪/歇在树枝上”,一个歇字,准确生动,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雪也在思考吗?它是否在思考自己的生命何去何从呢?这首诗从飞扬的雪到终极的路再到歇着的雪给读者创造了一个从色彩到视听的多维的思考空间,让人从雪的思考中获得内心的震动,从而激发出冲破人生冰河的力量。

 诗歌是诗人借以表达对是与非的判断、苦与乐的体验,生与死的感叹、情与爱的抒发,大可至宇宙,小及至日常最精细事物的情感战栗的武器,从诗歌的本身出发,是诗人自我情感表达的需要,但诗歌写出来是需要交流的,人与人之间的馈赠除了物质外更重要的应该是精神,因此,诗歌在人与人之间传递着真、善、美,她比书画来得真实,较其它文体多一分热诚。读野人的诗,每个字都被淬炼得沉厚,他用疼痛的自我颠覆为读者带来了诗歌非一般意义上的情感传递,瘦削的文字让人的情感在浓缩中膨胀,他把感官的体验化为生命最深层次的冷静,这种冷静蕴含的是一种猝不及防的力量,给读者带来不论是感官还是心理上一种强悍的冲击,仿佛在炎炎夏日迎面吹来的徐徐凉风,让昏沌骤然清醒。野人老师正是通过对自体生命的焦磨传达给读者一条关于生命认知的途径。

“弥漫咬断了思绪/牙根刹紧疼痛/寒冷的孤独/守侯着垂死的幻觉/骨缝里/泪一滴滴/施舍着脆弱—野人《墓的终极》”,诗人是孤独的,从老师的这首诗中我更加体认了这种飘忽在精神之上的与沉默共生的孤独,从诗的角度上说,诗人需要一种孤独的状态,这种孤独一定是痛苦的,但这种痛苦之于诗人自身来源于敏感于外世的那颗满怀人文悲悯的高贵的心灵,之于读者而是从诗人传达的这种苦痛中获得一种思考的享受。有人说孤独是诗人抵御外在冷漠的武器,我极为赞同,这种武器也是一种力量,孤独无需安慰,它将以一种形式抑或一种姿态存在,就象野人老师卓尔不群的诗句。

风倔强/抡圆了四季/创着亘古/嘴角上/叼着阴阳/寻找褪色的黎明/哀伤弯着腰/站在贪婪的冻枝上/滑动无砣的时光/冰冷/触摸想象/冬/丢在鞋窝里/鞋带系着流放/脚印/穿破了人生—野人《世界剁着自己》”这是一首野人老师的近作,我反复阅读了许久,感叹诗人总能轻而易举地用他厚重的笔端直指人的灵魂内核。这首诗中,诗人用风、冻枝、鞋几个简单的意象便把生命的沧桑凝练在一幅冷色调的油画中。“滑动无砣的时光”更是神来之笔,既无砣,也就缺失了衡量的筹码,而无筹码的衡量,也只有生命做得到,更何况衡量的对象是时光,在无刻度的枰杆上,时光掂起一个个生命的份量。绝大多数人的一生是平常的,这平常就象一年中的四季,即便被风抡圆,季节的变化也是正统的形态。人生的杰出因为罕见,但再罕见的生命对于时光的称量也不过充当了一个小小的筹码。“鞋带系着流放/脚印/穿破了人生”,既然人的一生多是平常的,那么就平缓而负责地走下去,诗人选择了流放自己,于是人生在一次次疼痛中流放,在一次次流放中出发,也在一次次出发中体验,在一次次体验中丰满,平常中走出了滋味,走出了境界。

  野人,你用诗歌传递着一个世界,一个思想者的世界,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我深深地被你吸引,因为你的每一首诗歌都是踏在一个思者空间世界里的足印,那片你一直耕耘着的曾经荒芜的应思世界里已经被你那一个个足印描绘了一条无比优美生动的曲线。读一首野人的诗,寻一个足迹,品一段人生,感一种真情,我读野人,掬一捧冷火,冶炼生命!

 

(草就,待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