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uwenlei6780的博客

太空俱乐部

 
 
 

日志

 
 

引用 引用 哥本哈根会议-世界全面走向对抗  

2009-12-12 08:59:29|  分类: 太空世界奇闻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人在上海 引用 哥本哈根会议-世界全面走向对抗

 

引用

共山哥本哈根会议-世界全面走向对抗

哥本哈根会议-世界全面走向对抗 - 共山 - 责任、求真、共赢、荣誉, 我与朋友同行!

 

哥本哈根的“南北战争”突然爆发,导火索是英国媒体获得的丹麦谈判文本。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包括英国、美国以及丹麦等少数几个国家磋商的一份气候协议日前出炉。“丹麦文本”的传闻已经被苏丹的谈判代表公开证实,基本条款已经写成,只有具体的实施时间留白等待确认。而这份已经深度勾兑的文件并没有递交给缔约方大会。在文件泄露之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无权”知晓和他们未来命运息息相关的决定。该协议可能成为本次气候会议的协议草案,又被称为“丹麦文本”,

这一文本当地时间8日被泄露给媒体之后引发一片哗然,原因在于协议文本给了发达国家更多权利,对发展中国家相当不公平。

据报道,这份草案将现有的发展中国家再细分为发展中国家和最脆弱国家,最脆弱国家仍无约束性减排目标,但发展中国家将有强制减排目标,而且到2050年,发展中国家人均温室气体年排放量限制为1.44吨,而发达国家人均年排放量限制为2.67吨,从而使得2050年发达国家人均排放量大约2倍于发展中国家。这显然对发展中国家相当不公平。

据说这份文本其实是发达国家的一个框架,将在第二周强迫其他国家接受。

“77国集团加中国”2009年主席、苏丹常驻联合国副代表于当地时间8日19时召开新闻发布会,代表77国集团宣布反对“丹麦文本”。

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代表相当气愤,英国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马上向记者散发该组织的声明,称文本完全没有照顾到发展中国家的权益,他们甚至连参与协议制订的权利都被剥夺。

世界第四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印度表示反对该提议内容。印度环境部长拉梅什在新德里向记者表示:“如果丹麦草案存在任何暗示,对我们来说必定行不通。”

 

据77国集团+中国阵营主席、苏丹驻联合国大使卢孟巴介绍,丹麦文本规定发达国家在2010年-2012年每年提供平均100亿美元的快速资金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其余资金依靠市场机制。

“我坦率地告诉你们,100亿美元不够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买棺材用。”12月8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卢孟巴说这些尖锐的话时语速极其缓慢,“你们告诉我,世界银行什么时候真正帮助过发展中国家,你们说一个国家出来。”

这是当天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留在现场记者并不多,这句话却让全场哗然。卢孟巴代表的是由132个发展中国家组成的气候谈判最大阵营。

G77+中国已经在资金问题上形成了坚实的合力:要求发达国家每年拿出最少150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2007年GDP的0.5%),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有权获得这些资金,发达国家的资金承诺必须得到监督保证落实。

 

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全球环境基金GEF)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机制。资金来源依赖各国的捐赠。

但是这个唯一的资金机制从1991年《公约》成立到2008年,18年里总共投入的数额仅为33亿美元。从2006年到2010年,该基金计划用来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仅为9.9亿美元。

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资金来源和使用上一直存在分歧,适应基金也一直迟迟没有启动。2008年波兹南大会上,最终决定启动这一基金。不过,该基金的主席Jan Cedergren告诉本报记者,目前适应基金掌握的资金积累金额只有2100万美元。

这样一来,目前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下的资金规模只有1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量已经完全不能适应气候变化的需要”,《公约》秘书处法律事务部主任高风表示。

资金问题是谈判进程的重要议题,如果没有让多方谈判代表满意的解决方案,全球性的气候协定无从谈起。

12月7日中国举行的首场吹风会上,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代表发展中国家再次强调了南方阵营的主张: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至少每年拿出其GDP的0.5%至1%。如果用1%来计算,这个数字是每年3000亿美元。

而最不发达国家的要求则更多,除此之外,他们要求提高CDM收益税的比例,增加适应基金的资金规模。同时,对航空和航运行业征税,作为补充的资金来源。

根据《公约》秘书处的估算,到2020年,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资金需求为每年1000亿美元,这也是被发达国家普遍接受的一个数字。

据欧盟的计算,到2020年,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1000亿欧元应对气候变化,融资途径分别为220亿-500亿欧元来自国际公共资金;220亿-400亿欧元来自发展中国家国内资金,另外380亿欧元来源于碳市场。

可是12月8日,当本报记者追问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首席谈判代表特累森(Anders Turesson),在这些资金里欧盟准备负担多少比例,他却玩起了“踢皮球游戏”。“这笔钱现在还不在篮子里面,只是一种政治性的评估,欧盟愿意做出合理的贡献。”特累森绕开记者的提问说,“如果在哥本哈根达成令人满意的协定,我们是有政治意愿提供这些资金的”。

欧盟环境委员迪马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该问题处于僵局,“相反,事情发展得很迅速。在任何协议中,资金都是关键因素。随着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接受快速启动资金的观念,我相信现在协议离我们更近了”。

7日,澳大利亚代表伞形国家集团表示,伞形国家支持启动每年100亿美元的快速资金,在2010年至2012年间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减排和适应行动,尤其是那些最脆弱和最不发达国家。

不过,对于记者追问伞形国家对于2020年之前长期融资的立场时,澳大利亚代表团发言人仍未给出明确的答复,他只是表示,“伞形国家支持在金融和投资上的大幅增加,作为后2012年结果的一部分。”

在泄漏的“哥本哈根协议文本”中,对于融资方面的“规定”是,发达国家确认在2013年以后,各方承诺将以GDP和减排水平作为基准,定期回顾资金援助的合理性以及资金供应者。

对此,解振华再次提出发展中国家阵营的主张:和减排目标一样,资金援助也必须是可报告、可监测、可测量。

这个主张得到了《公约》执行秘书伊沃·德波尔的认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非常有效的跟踪机制来确保工业化国家确实遵守了各自的资金援助承诺。”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这位联合国气候变化最高官员表示。

可以预计,接下来的10天里博弈还会继续。

中国谈判代表连续两天在哥本哈根对美欧日进行了直接点名式的批评,一向在媒体中低调的中国此次的直率受到关注。

据法新社报道,中国气候变化首席谈判代表苏伟9日在全体会议上表示,中国一位高级官员三次被拒绝进入会议现场。他强烈谴责这一事件说,“昨天,我很不高兴。今天,我极度不高兴,为什么?在会议第三天,我们的官员被阻止进入会议地点。我们中国有句谚语(事不过三),(意思是)事情发生一次两次可以接受,但到第三次就不能再忍了。”

哥本哈根会议-世界全面走向对抗 - 共山 - 责任、求真、共赢、荣誉, 我与朋友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